小·反手锤的你头皮发麻·台

恭喜你发现了一坨小台
因为画画太差被关了起来
混乱中立,热cp求你们给我们冷温热留一条活路吧【超大声】

卡米尔中心,各种卡卡相关请投喂
凹凸相关:雷卡/瑞金/帕佩/安艾【拒绝安雷安】
这里主要是雷卡安艾双担!!对家左转出门不送

UT相关:鱼龙/幽灵组/骨兄弟/猹羊【MTT推】【以及一堆杂食】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大家好这是我的文手【的子博】你不艾特我我咋找你啊。

椰蓉咸鱼:

金和卡米尔是在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他们两个是里面最小的孩子,床位不够时经常挤一个床睡。卡米尔是公认的安静乖巧,奈何金是个过分热情的人,话匣子一打开就没法叫停。
偏偏卡米尔最不擅长应付的也是这类人。
“金!卡米尔!晚上不睡觉就出去!”
终于对那两个挤在一块自以为声音很小的家伙忍无可忍,院长阿姨把两个人丢到了小黑屋关禁闭。
伴随着门“砰”的一声关上,黑暗席卷了这个小小的房间。窗户比较高,属于年纪还小的金和卡米尔踮起脚,伸长了手也够不到的距离。
月光从窗户洒进来,今天没有什么云,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金先爬上了唯一的那张小床,这也是这个小黑屋里唯一的东西。他往里面坐下,又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招呼卡米尔过去:“卡米尔,对不起啊。”
卡米尔望过去,黑暗中那头金发依旧亮眼。叹了口气,他说:“你对不起我的次数还少吗?”自从和金熟络起来,他对小黑屋的床是比自己睡的床还要熟悉。
笑嘻嘻的摸摸后脑勺,金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问道:“怎么样?你决定好了吗?”

几周前金的姐姐秋回来了,她以前也是孤儿院的孩子。两个人父母死于意外后没有留下什么遗产,秋便带着年幼的弟弟在孤儿院落户了。
三年前秋离开了孤儿院,走的时候摸摸尚且年幼的金的头,承诺一定会回来接金。
金哭的丑兮兮的,鼻涕眼泪止也止不住,也只有格瑞会不厌其烦在一边安静的给他擦干净。
格瑞同这对姐弟关系最好,也是孤儿院最优秀的孩子,想收养他的人很多,甚至有人知道他同那个金色头发的孩子关系很好,表示不介意收养两个孩子。
但他都拒绝了,卡米尔隐约知道一点:格瑞的父母死于一场蓄意谋杀,凶手没有抓到,这个是格瑞的执念,他很排挤同别的人重组家庭,他知道他死去的父母很爱他。
秋笑着看向格瑞:“那这家伙我就拜托你了。”
格瑞点点头。
但是他食言了。
半年前,格瑞失踪了,据说是自己溜走的。没有成年的孩子没有办法选择离开孤儿院,格瑞等不及,他想去寻找真相。
格瑞是什么时候下定了这个决心大概只有金知道,令大家惊奇的是他没有选择把金一起带走。
后来金告诉卡米尔,格瑞不愿意带他走,他怕自己无法保证金的安危温饱。而且秋来信了,说要回来了,金只需要安静的等着就好了。这也是让格瑞下定决心的原因之一。
在漫长的等待过去后,几周前,秋出现在了孤儿院。她长长的金发披散着,短裙皮靴,看上去漂亮又干练。抱着金,秋笑着说她已经养的起他们了,要带他走。
金之前问卡米尔要和他一起吗?他问了秋,秋很愿意收养这个看上去有些内向的孩子。

卡米尔摇摇头,突然想起金可能看不见,又开口道:“不用了。”
瞪圆了眼睛,金有些难以置信,他爬下床光着脚跑到卡米尔面前:“为什么?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卡米尔看着金,很认真地解释道:“那是你的家,我的家在我妈妈死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我也不打算再找一个。”
家人和朋友是不一样的,卡米尔很清楚。他并不想以后和金一起生活,即使他的确和金的关系很好。
金看着卡米尔,卡米尔回看,两个人僵持了会儿,金先败下阵来。他知道,自己这个同伴从来都是固执的,就算他看上去很好脾气,也从不同别人争什么,但他决定的东西就没有人可以改变。
至少金没看过有人可以。
撇撇嘴,金转身爬回床上去:“那好吧……”很低落的样子。
卡米尔知道金是一片好意,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他低落的心情,明明秋回来应该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偏偏被他搞砸了。
如果是格瑞在的话就好了,他把金吃的死死的,从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即使看上去似乎是他在无底线的包容金。
“……即使这样,我们也还是朋友。”
金猛地抬起头看向卡米尔,他很清楚卡米尔说出这样的话有多不容易。
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失落感一扫而空,金笑着扑了上去:“当然是朋友啦!所以以后我们都要过得好好的啊!”

金走的那天,卡米尔没有去送他,他坐在两个人共同的床上,一个人安安静静。
其实他是有一些羡慕金的。金有秋,还有一个视他如生命的格瑞,大概是所有孤儿院的孩子最嫉妒的人了。
大家都是没有父母的人,为什么还会有差距呢?
但是卡米尔很冷静,他是个早熟的孩子,衷心的为金高兴。即使他是孤儿院最惨的一类人:亲人已经死去了,也没有什么依靠,连幻想的余地都没有。
大概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从来都不可能成为金吧。

手机收到的短信已经是十几分钟前的事了,也就是说雷狮已经在校门口等了十几分钟了。
卡米尔飞快收拾好东西,提起书包一边跑一边背到身上,在转角处很不幸撞到了人。
被撞到的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卡米尔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边道歉一边抬起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蓝眼睛:“……金?”
金揉着脑袋,听见有人叫他,抬起头看见卡米尔,微微睁大了眼,惊喜叫他压不住脸上的笑,疼痛抛之脑后:“卡米尔?你也在这个学校?你是哪个班?”
卡米尔报了班级,金笑嘻嘻地表示他们两个班很幸运的是邻居。

“真巧啊,我好久没看见卡米尔你了,我回去时,他们说你被人领养了,我当时还不相信。”金同卡米尔一起下楼,边走他边说着这些年的事情,看上去同小时候没有多大变化:“好过分啊,拒绝我的时候那么义正严辞,结果那么快就和别人跑了。”
卡米尔知道金没有生气,因为他依旧在笑,很开心卡米尔有了一个去处:“他叫雷狮……是一个……特别好的人。”
说到雷狮的时候,卡米尔克制不住自己有些雀跃的心情,嘴角悄悄弯成了一个月牙。
金很稀奇的看着这一切,惊叹道:“卡米尔你变了好多,雷狮……诶!那不是格瑞的室友吗!”
格瑞对于金对他大学同学的好奇很无法理解,一个宿舍四个人,一个中二病;一个混混;一个好学生;还有一个你晚上剃光头发关上灯就找不到。
群魔乱舞,格瑞一点也不想说出来污染金的思想。
这下好了,金在卡米尔的描述下更加好奇了。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并不清楚。雷狮很嫌弃他大学的室友,从来不想多说半个字。他觉得那都是一群深井冰。
没想到格瑞会是雷狮的室友。
“你又遇到格瑞了?”卡米尔记得当时格瑞走的时候,金那天晚上拖着他,哭得不能自已:“那真好。”
“嗯嗯嗯!”金记得他当时再见到格瑞时的激动。现在回忆起来,那天的阳光都比平时灿烂些。
“卡米尔,我跟你说,我现在特别开心,格瑞他和我住在一起,他还是没有变,每次冷冰冰的看着比谁都冷漠,其实最最心软了!我果然最喜欢格瑞了!你呢?”
“我现在也很开心。”
当年被关小黑屋的孩子,终究被世界温柔以待。

卡米尔远远就看见雷狮的车了,他坐上副驾驶,雷狮瞥了他眼:“很开心?”
“嗯,是的大哥,我看见了以前的朋友。”
“朋友啊……我给你买了蛋糕在后座,你回去吃完饭可以吃一些。”
卡米尔看向后座,白色的蛋糕盒上是金色的花体英语,系着丝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是他最喜欢的店子,之前听说出新品了,一直没机会去尝尝。
“大哥,你这样又会被管家伯伯教育了。”
家里的老管家总是很担心卡米尔的牙齿,并且对于晚上吃这种东西无法忍受,他觉得就是吃这些不健康的东西不好好吃饭,卡米尔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叫人心疼极了。
为此雷狮被唠叨过无数次了。他曾和卡米尔抱怨过:“如果女人是一百只鸭子,那么他大概是一千只。”一脸嫌弃的样子。
可卡米尔知道,他每次都会乖乖听完教训。
毕竟雷狮对于自己认可的人,从来都好好放在心上,。即使他表面上你什么也看不出,仿佛随心所欲,对什么也不在意。
雷狮脸一下子就黑了:“别给他发现就好了。”
怎么可能呢?蛋糕这么大提回去。
但卡米尔没有说话,他乖乖应下。

遇见金,卡米尔突然想起当年雷狮来到孤儿院时的情形。
那时卡米尔是唯一一个没有去看的人,对于被收养,卡米尔从来都没有别的孩子的积极。院长很为他担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尽可能多照顾这个孩子。
谁知雷狮会偷偷溜到了孤儿院里面,遇见了坐在秋千上的卡米尔。
卡米尔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很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睛,穿戴的整整齐齐,看上去是个贵气的小少爷。
两个人这么安静的对视会儿后,雷狮上前,笑着伸出了手,小虎牙露出尖尖的一点,逆着光,道:“诶,小子,带我走走呗。”
那天他们吃完了管家揣在雷狮口袋里所有的糖果点心,最后黄昏时一起坐在树下。雷狮的老虎连帽衫脏兮兮的,老虎耳朵都黑了块,在浅黄色的衣服上分外显眼。
雷狮扭过头,扬起一侧嘴角,道:“卡米尔,你当我的弟弟吧,我带你回家。”
卡米尔看着他,沉默了会儿,点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才认识这么会儿,他却拒绝不了雷狮任何提议。
而且……偏头看着雷狮笑起来的样子,卡米尔眉眼也染上了笑意:如果是成为雷狮的家人的话,真的没有半点不乐意,仿佛他这么久待在这里就是等今天雷狮带他回家。

那天晚上,卡米尔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同他在一起坐在草坪上,规划着,说要开最好的船,当最自由的海盗,让名字响彻整个星际。
看不见脸,却能想象那神采飞扬的恣意。
卡米尔听见自己说:“好。”
他不需要最好的船,不用自由,对名字响彻星际也没有兴趣。可他想帮这个人实现他所有的愿望。
这个就是他过去现在未来,他诞生在这个世界的意义。
睁开眼,天还没全亮,微风拂起卡米尔房间的窗帘,有鸟在天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消失在天际阳光沁的发亮的云层里,今天大概会是个好天气。

我是为了你诞生在这个世界的。
为了等待和你相遇。





我对不起你小台,最后我没有憋出一篇原著向……下次我一定努力!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我垃圾文笔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评论

热度(71)

  1. 小·反手锤的你头皮发麻·台椰蓉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这是我的文手【的子博】你不艾特我我咋找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