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反手锤的你头皮发麻·台

恭喜你发现了一坨小台
因为画画太差被关了起来
混乱中立,热cp求你们给我们冷温热留一条活路吧【超大声】

卡米尔中心,各种卡卡相关请投喂
凹凸相关:雷卡/瑞金/帕佩/安艾【拒绝安雷安】
这里主要是雷卡安艾双担!!对家左转出门不送

UT相关:鱼龙/幽灵组/骨兄弟/猹羊【MTT推】【以及一堆杂食】

【雷卡】殉道者【请不要吐槽这个中二的标题】

这,是我文手给我的80fo贺文,emmmm这是篇很迷的东西,请不要吐槽这个中二的标题!
这篇是她对于雷卡的一些看法,有瑞金【今天的格瑞也是在被发朋友卡呢】安艾的倾向,慎      

         “卡米尔……那个你知道吗?”

        被金叫住的时候,卡米尔愣了一下,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金——可以说比较熟悉但算不上是朋友的人。他们的认识缘于金一厢情愿的一场误会:卡米尔独自外出时遇见了体型巨大的怪物,金见义勇为,然后表示卡米尔这么瘦弱的家伙怎么可以在森林里乱跑呢?
        大概是所谓的心怀正义感的家伙吧。卡米尔看着眼前有着亮眼金发的少年,在心里面作出结论:同凹凸大赛残酷的赛制一点也不搭的家伙。
        这种人一般死的很早。
        然而金没有死,于是他和卡米尔自然而然的熟起来了。金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他的外向是卡米尔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拥有的,并且对卡米尔这种慢热型,对别人的好意有些无所适从的人而言克制的死死的。卡米尔不想同他熟也不行。
        就当是收集情报吧,毕竟他是格瑞的发小,作为大赛积分第二,格瑞的实力是海盗团需要警惕的,卡米尔心想。
        结果是卡米尔被金称赞了一大串,什么“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擅长倾听的人啊卡米尔”“你知道吗?凯莉和紫堂他们总是拒绝听我说这些,明明格瑞辣么好,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格瑞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了,只是好多人都不了解他”……嗯,明明是在夸自己,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第一句,就再也没有自己的影子了。卡米尔看着金眉飞色舞的样子,只能安静的压压帽檐,一言不发。
        他吹够了,总会停下的,这个是卡米尔的经验之谈。他挺能理解金的队友为什么不想听金说他们那些小时候的破事,最后总结出:格瑞他超级好啊!他也不想听,可以收集情报也不想听。
        可惜……每次在卡米尔的拒绝说出口以前,金就先开始一日一吹的每日任务了。讲真教养这个东西真要命,卡米尔每次都强忍住打断的冲动叫他说下去了。
        结果就是金和卡米尔的关系持续升温,金已经开始一口一个“你是我的朋友啊”“卡米尔你真不愧是我的朋友”。喔,“最好的朋友”这个称呼独属于格瑞,这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今天,平常吹格瑞可以有理有据吹出一篇高考满分议论文都不会羞耻的家伙竟然含含糊糊?卡米尔看着金,帽子阴影下的小粗眉皱了起来: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比如他终于知道他和格瑞那个不叫朋友了?
        没有人会这么去和别人夸自己的朋友的,至少卡米尔就不会,他连大哥都没有这么夸过。虽然雷狮真的很好。
        金看着卡米尔欲言又止,他是个很不适合藏心事的人,在想什么脸上全给表现出来了。卡米尔等了会,还不见金开口,就问道:“怎么了?”
        “卡米尔,你那个大哥……”金开了个头,后面说起来就顺畅多了:“我听别人说,你大哥知道这个比赛很危险,还是带你来了,他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那个,我也不是相信他们说的,可是……”金看起来说不下去了,这么有脑子的话并不适合一个无脑吹,看得出他已经尽力了。
        卡米尔挑了挑眉。
        金或许不那么聪明,也不是善于参透人心理,但他有一种很敏锐的直觉,就像是他知道卡米尔是雷狮海盗团的人,他不喜欢那个组织,但他交的朋友是卡米尔这个人不是雷狮海盗团,这个他分得很清楚。平常聊天他不会说关于海盗团的事,也不会提到卡米尔的大哥雷狮。他似乎知道雷狮对卡米尔很重要,而他可能在这些东西看法上与卡米尔不合。这个也是卡米尔不排斥和金相处的原因之一。
        如果连金都和自己问起来了……看来这个传言流传的不是一般的广啊。作为海盗团的军师兼情报员,卡米尔觉得自己在收集情报方面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至少这种小道消息他是从来不做理会。
        你永远不明白在这种可能明天就性命不保的地方,为什么还有人有聊八卦的闲情逸致。
        卡米尔不想对这种不经过了解就擅自下结论的不负责言论作出任何评价,只是叮嘱了金一句:“别信这种东西,他们从来都是信口胡说,只凭一张嘴就可以撬动整个地球。今天他们可以这么说,明天就可以说你和格瑞早就已经结婚了。”
        看着金惊恐的表情,卡米尔觉得他看上去大概是明白了,便转头走开了。
        走了段路,卡米尔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发现自己说话这次竟然没做到严谨:金和格瑞结婚这种话,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让人相信的谣言。

        在当事人置之不理的情况下,流言是愈发的猛烈,都快到了颠倒黑白的地步。三人成虎,说的真心不错。
        在连安迷修都知道了,并且提着冷热流一脸严肃来一探究竟——他也是不相信这些传闻的。虽然他称呼雷狮为恶党,但他不觉得雷狮会是这种人渣,卡米尔也不像是会追随一个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家伙那种一厢情愿的傻瓜。但想到可能会有一个无辜的孩子在他视线所及面对这样的事情,即使心里有答案,安迷修还是克制不住。
        “哈?安迷修你是疯了吗?”雷狮扛着锤子,歪着头皱起了眉,看安迷修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傻子:“这关你什么事?而且……我在不在乎卡米尔和参加这个比赛能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回答,安迷修就放心了。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紧张一个小恶党,不过爱护弱小是骑士的准则,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对。
        看着安迷修松了口气的样子,雷狮冷笑道:“你有空关心我怎么不去追着那个粉色呆毛呢?我可不记得骑士的八大准则里有追着女生献殷勤这点,你是想说她是你的灵魂?还是说她是你的荣誉?”
        被人误解成这样,即使雷狮并不在意这群家伙也难免有些生气。他生气了,就看不惯别人过得好。
        看着安迷修一时语塞的样子,雷狮勾了勾唇角,补上了最后一刀:“以及……那个呆毛似乎只有十三岁吧,说是骑士,你本质上还是一个禽兽啊。”
        看着安迷修陷入了沉默,并且有怀疑认识的趋势,雷狮觉得自己心情突然好了不少,收起了锤子,嘴角噙着笑离开了。

        傍晚。
        雷狮看着卡米尔安安静静坐在一边翻着一本砖头书,凑了过去,伸头看了眼,果然不是他会喜欢的,也不知道卡米尔怎么忍受这些枯燥的东西:“你听说了一个传闻吗?”
        “如果是关于大哥并不在乎我的那个,我的确是听说了。”卡米尔扭头看向雷狮,有些惊讶:“我以为大哥是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
        “是不在意,可是那些人这么说,我还是很不舒服啊。”雷狮双手枕在脑后,靠着一旁的树,抬头看着星空:“而且,的确当时选择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我并没有问过卡米尔你的意见。”
        卡米尔合上了书,如果说有什么是比看书更重要的,大概就是有关雷狮的一切了:“不是说好了吗?我帮你一起征服星辰大海,你的目标不就是我的目标,你的胜利不就是我的胜利吗?”
        雷狮看向卡米尔,黑夜里只有清冷的月色依旧毫不吝啬的照耀着这片土地,卡米尔的表情被夜色所隐藏,但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却愈发的闪耀,像极了雷狮儿时梦里的星河宇宙,还有最广阔自由的海洋。当年大概一开始也是因为这双眼睛,雷狮便分外照顾这个不爱说话,没有存在感的少年。
        夜晚的风吹过树林,树叶发出了细微的响动,这点响动又在夜色的宁静里被无限放大。晚上降温快,气温有些偏凉,雷狮凑近了卡米尔,两个人几乎是肩挨着肩,卡米尔微微偏过头:“大哥……”
        “知道你不冷,我就想靠近点。”雷狮似乎是笑了,卡米尔听见了他轻笑的声音,笑容带动的细微的抖动,被这过分靠近的距离传递了过来,卡米尔不知道雷狮有什么可以笑得这么开心的。他听见雷狮说:“其实我一开始根本没觉得会出什么问题,也不觉得这个比赛有多危险,我只是把它当成了我离开那个地方第一场冒险罢了。当然,我现在也没觉得有多危险就是了。不过,那群弱鸡大概理解不了吧。”
        充满了雷狮特有的嚣张的风范的发言。卡米尔觉得自己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雷狮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雷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不过即使真的很危险,我大概还是不会询问你,直接就把带你来了。不是你说的什么约好了要帮我征服星辰大海什么的,那些是你的责任,不是我要考虑的东西,我是知道,即使我问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卡米尔,你一定会跟随我的,我知道。”
        风渐渐大了,远方传来了爆炸声,这么晚了,凹凸大赛依旧有不消停的人。卡米尔渐渐睁大了眼睛,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似乎一直都是这样的。小时候,雷狮向卡米尔伸出手,顺理成章成为了卡米尔的庇护者与被追随者;再大些的时候,雷狮要离开皇族放弃继承权,卡米尔也跟着他走了;即使到了凹凸大赛,卡米尔也一直以雷狮的成败为己任在努力着。他似乎一直努力跟在雷狮的后面,也没有想过别的什么。
        因为,雷狮是卡米尔的信仰啊,卡米尔忠诚于雷狮所认定的一切。
        没有太多的理由,无关得失,卡米尔像一个殉道者,前行在崎岖的道路上。路边有阳关雨露,玫瑰花瓣上还沾着晨露,甜点在小亭子的石桌上散发着甜蜜的香味,色泽诱人。有人在呼唤着:“你为什么这么傻呢?没有回报,甚至可能付出生命,即是这样你依旧一无所有。”他们的声音低低的,像是魔鬼的蛊惑,又像天使的劝导。
        年轻的殉道者的手放在胸膛上,隔着单薄的布料与血肉,心脏在竭力地跳动着,他摇摇头,微笑着说:“不,我已经拥有了所有。”所以,即使死去也毫无怨言。
        雷狮偏过头,那个矮了他一个头的少年无比坚定的,像是在说着什么誓言:“我很开心可以得到大哥的信任,能为大哥派上用场,这大概就是我出生在这个世界的理由了。”
        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是比海洋更瑰丽的梦幻。

       “金……你听说过之前那个传的很火的谣言吗?”
        紫堂换说起关于卡米尔和雷狮的那个传言时,不知道为什么,金的脸色难看的像是在说他和格瑞一样。
        一把搂住紫堂换的肩膀,金语重心长的教育到:“别乱信什么传言,卡米尔和他大哥关系那么好,这都是假的!就像我和格瑞可是要当一辈子最好的朋友的,怎么可能结婚呢?这些传谣言的人真是太过分了,如果格瑞听到了误会了什么不和我做朋友了怎么办?有这么闲,怎么不去挣点积分呢?”
        紫堂换:???
        一旁的凯莉坐在星月刃上,一脸惨不忍睹,哀叹了声,扭头看向远方:“别纠结这些了,就这点谣言对当事人根本不痛不痒早过去了,一起操心这个,还不如多攒点积分,你们可别饭都吃不起。”
        紫堂换:啊?啥不痛不痒?啥过去了?你们没听说过流言杀人于无形吗?金你不是那个卡米尔的朋友吗?凯莉你不是很关心他们兄弟吗?这都什么和什么?为什么我什么也听不懂只知道我们该去攒积分了呢?
        没关系,大方向对了就好了。
        今天的紫堂换依旧无法和他的队友们正常交流呢。       
   

   
   
   
   

评论

热度(27)